MONK  

  每年的齋僧大會,老爹都會參與其中的一些工作。
  猶記得前些年對岸剛開放時,齋僧功德會邀請了對岸的一些法師應供。
  而在那個年代對岸的出家法師來到台灣參加應供,一定都會有對岸的"政治性督導專員"隨團。

⋯⋯  那年老爹的工作是引導各法師入座應供。
  依照戒律,各法師座位的排定是依照各法師的戒臘而定:一般來說受戒十年為下座,受戒二十年為中座,受戒三十年就為上座。

  當時這位"專員"看著自己領來的長老與法師都坐到前面去了,每人還有侍從張羅,自己卻被安排坐在最後面,而非常不滿。

"怎麼搞的,怎麼他們都坐前面,這廝卻把我領來後面這?"

老爹在旁淡淡的說了一句:
.
.
.
有種你剃頭啊~。
.
.
.
(所以嘴賤跟白目~這種東西是遺傳的)
更多

    全站熱搜

    宇謙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