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一位學生跟我聊到,他覺得:
搞靈性和搞政治其實沒啥兩樣。

我聽了之後,驚為天人,馬上擊掌叫好:
好好好!你說的真好!

他說:
老師就像政治人物,學生是擁護的民眾,如果A老師說B老師的觀念安怎,B的學生就會群起而攻之。說穿了,還是沒有真正在自己的內心中求得真正的平安,而是把自己的靈修信心仰賴在自己的上師身上。

看來這位同學將來應當無可限量。
跟國翰聊說起以前跑道場的時候,也是看多了這種情形,而開始厭惡起道場的生態來。口口聲聲師兄師姐,結果挖洞挖最多的也是這些師兄師姐。然後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發現真正挖最大洞的,是這些自稱修到已經無分別心的老師。真是淒美啊!

    全站熱搜

    宇謙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