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靈氣教學的這段時間中,學生們就像是一個個狡獪的上師,不斷考驗自己的心靈修為與程度。
我發現,技術容易被教導,但是心靈成長的課題卻是最難被教導的。
有一句話是這樣子說的:當學生準備好了,老師自然就會出現。

其實這句話的涵義很深。

假設學生自己本身不管是身心靈,倘若都沒做好準備,即便是世界上最好的古魯親臨指導,一樣沒有多大效果。

曉維(化名)是我在廖閱鵬老師那裏學催眠時在班上的助教。

(我非常推崇廖老師教導心法重於技術的方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他的網站。)

雖然學催眠時我雖然盡量保持低調,不過還是因為出手治療了因為頭痛與腳患的同學而洩了底。
雖然當時有不少同學表態希望學習靈氣,但是我還是刻意的迴避掉了,因為我認為我是去廖老師那裡學習催眠治療的,不是去催眠班招生的。

因為我個人不靠靈氣教學維生。

雖然以推廣靈氣的心態在國內教導靈氣,但是我還是堅持白天要有一份正職的工作,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在生活中實踐修行的真意。

在結束催眠班的課程後,不久我就在靈氣的報名表上看到曉維的名字。

曉維是一個典型心輪閉鎖的女孩子,一般心輪閉鎖的個案都是因為感情生活處理失當,常常會喪失愛人或被愛的能力,連帶跟隨著嚴重的無自信與對事物的驚恐。
上課的當天,由於許多的學生都是第一次接觸身心靈的課程,我都會習慣用催眠的引導技術與放鬆的手法讓學生先提升對自己身體的感受程度;另外在課堂中講解相關的知識,並逐步引導學生進入狀態,再來才是關鍵的傳法灌頂(Attunement)的階段。

我個人非常喜愛傳法灌頂(Attunement)時的氛圍,從張開神聖空間的那一刻開始,就可以感受到神聖、莊嚴且感受到強烈的慈悲能量圍繞整個教室;具有較高靈視能力的人在傳法灌頂(Attunement)的過程中可以清楚的看見每個學生的指導靈與Reiki Guide們互相合作,將學生的身上的輪脈能量調整到合適的狀態。
一般來說,在經過吹開中脈與心輪的程序後,所有的學生都會擁有基礎的治療能力。
不過我注意到曉維的心輪雖然被我吹開,指導靈與Reiki Guide們卻只是抱著她,感覺像是安慰她,並沒有協助完成擴張心輪的過程。

正當我覺得疑惑時,上天給了我一個訊息:

我們認為她還沒有準備好成為一個靈氣治療師,我們認為她目前內心的課題,比現在就成為一個治療師來得更重要。

恩,我尊重你們的決定,但是會學習靈氣就是一個菩薩乘的因緣,希望你們能夠盡力協助她完成整個過程。


當下,我突然察覺:
原來有的人會想要藉由獲得更高的能力,來解決自己內心的問題;表面上這些人似乎想要解決問題,但是事實上只是另一種形式的逃避。
這些人無法察覺到,內心的問題並不會因為擁有更高的力量而獲得解決,在內心的智慧尚未到達更高的層次前,太多的能力只會造成更多的人生問題。
指導靈們肩負著引導個人進入正軌的與人生試題的重責大任,可真是需要極高的智慧。

也許是曉維感受到指導靈的用心與溫暖吧,她閉著著眼睛,靜靜的流下一滴眼淚來。

在完成整個傳法灌頂(Attunement)的過程後,我發現,曉維的頂輪中脈與其他輪脈雖然完成了程序,但是就是心輪的部份依然恢復了閉鎖的狀態。
從事靈魂或能量治療的人都很清楚,心輪的開啟與否對於治療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心輪閉鎖的人,治療能量流動的效果十分有限;雖然我很清楚強迫打開心輪的治療技巧,但是我卻很清楚除非她自己願意釋放掉自己內心的陰霾,否則也只是做白工。

也許在某個適當的時機裡,她會完成尚未完成的治療之路吧。

我的學生們就像是一位位狡獪又慈悲的上師,用盡辦法讓我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錯誤與愚蠢,這次曉維化身成另一位古魯,現身說法教導我,小的真是受益不少。

這也讓我漸漸體會為什麼有些老師會在弟子迷惘時冷眼旁觀。

因為每個人的死穴與罩門需要靠他們自己去體察並解決,老師如果在不適當的時機插手,只是把更多不必要的問題丟給學生;如果自己本身的自覺力不足,無法察覺問題的癥結,再好的古魯與再高級的指導靈也都會束手無策的,你說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謙老師 的頭像
宇謙老師

棄緣得止

宇謙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